快捷搜索:  xxx  as

将九重山的打伤打跑接着就出现好几个大圆满

 黑衣少年沉吟片刻道:“其实,我对那何老何汉青,有所怀疑……”
 
    寒山河又是一愣,诧异道:“古古有何想法,尽管到来!”
 
    黑衣少年道:“大帅可还记得当日初遇白衣雪之时的状况么?”
 
    寒山河亦是明悟之人,心念一转,已经隐隐猜到黑衣少年所指之事:“你是说那何汉青所言不尽不实么?”
 
    “何止是不尽不实,我是大有怀疑,大帅请想,你身边配备的八名护卫,尽都拥有一等一的身手,虽然未臻当世顶尖强者之列,但其中四人联手,足堪与当世顶峰强者相抗,就算最终不敌,也可顽抗一时,但他们四个联手,却根本不在白衣雪眼中,或者说,白衣雪可以轻而易举的突破他们的联手,这也是当日白衣雪敢言一定可以击杀元帅您,我等无人出言反驳的主因,而大帅您的这份防护阵容,无论放在当世任何一国当中,都可说顶尖的,可是那何老,却又凭什么能够逃出白衣雪的狙杀呢?就凭他口中所言的义士?”黑衣少年沉声道。
 
    寒山河沉吟半晌,缓缓道:“那何汉青薄有声名,在玉唐更是德高望重,或者他身边真有什么高人相助呢!”
 
    黑衣少年道:“若是当真如此,那何老可就更不简单了,他能够整出一个对抗白衣雪的阵容,所拥有的实力,已经可惊可怖的级数了!他说是有心针对咱们,咱们回程这一路,真的很不好走啊!”
 
    寒山河点点头:“我明白你的意思了,这玉唐城确实是再不宜久留,既然这一次麒麟鱼没有搞到,那么我们就尽快回去。”
 
    黑衣少年道:“是。”
 
    转头看了看百丈湖幽深平静的水面,眼中兀自掠过一丝不甘心的神色。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第二日一大清早。
 
    寒山河派人持了自己的一封书信,送给了秋老元帅府上,简单说了一下自己走了。
 
    秋剑寒见到信,却也终于松了一口气,这瘟神终于是走了。想要去送送的时候,却被告知,寒山河一行早已经出了城门,此刻,恐怕离城至少数十里之外了……
 
    “再见就是生死啊……”
 
    秋剑寒叹了口气,端起酒杯,遥遥一敬:“寒山河,一路走好。”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云扬刚刚起床,却看到老梅与方墨非都是一脸的凝重站在门外。
 
    “什么事情?”云扬拿了块毛巾一边擦脸一边问道。
 
    “出大事了。那白衣雪来了。”
 
    方墨非道。
 
    “恩?”云扬淡淡的点点头:“我去看看。”
 
    及至当真看到白衣雪的时候,云扬不禁吃了一惊。
 
    白衣雪来是来了,但现在的形象却已经是不成人形;虽然还勉强站着,形象却已经是狼狈到了极点,唯有那一双眼睛却自狠狠地盯着自己。
 
    原本一身一尘不染的白衣,尽呈褴褛,也几乎就是一条一条的挂在身上,浑身上下皆是血污,肩膀位置还有个血洞,两边大腿上也有十来个血洞。
 
    身受这样严重的伤势,换做别人恐怕早死了。
 
    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云扬惊讶的说道:“白兄,怎至于如此?”
 
    云扬不说这句话还好,一说这句话,白衣雪顿时眼睛都红了:“怎么回事?难道这是怎么回事,你竟不知道?”
 
    云扬咧咧嘴:“这个,我还真不知……”
 
    白衣雪眼睛里几乎喷出火来:“少他么的跟我装糊涂!你明明白白告诉我,那什么何汉青,到底是什么人?”
 
    云扬诧异的说道:“玉唐文人宗师,一代儒林领袖……”
 
    话还没说完,白衣雪已经气急的打断了他的话:“什么狗屁文人,毛线儒林领袖,你丫的分明就是坑死人不偿命……”
 
    白衣雪悲催异常的低声吼叫:“我与森罗庭干仗那会,也没有像现在这么狼狈……”
 
    白衣雪这会真心的是委屈得不行了。
 
    没见过这么坑人的……
 
    从何府离开之后,白衣雪发现,自己竟然变成众矢之的了!自己不管跑到哪里,都有杀手在等着自己。
 
    不管遇到什么人,都会跟自己动手。
 
    前前后后遭遇的战斗袭击,居然达到了一百二十多次!
 
    这一共才多长时间啊?
 
    而且还有更要命的,与自己展开搏杀者,其中修为跟那宅子里八个人差不多的,竟然有十几个之多。
 
    甚至还有一个修为明显比自己更胜一筹的,也在四下里搜寻自己……
 
    错非白衣雪警觉,只怕早已魂走九泉,可是现在也是从一个闲人变成了过街老鼠,名副其实的人人喊打啊!
 
    哪怕是之前被一殿秦广王死亡追杀,也没有现在这么凶险。
 
    一殿秦广王毕竟只是他自己一个人而已,纵然是死亡追杀,总有空隙喘息……
 
    但这次却好像是天罗地网一般,绵绵不绝,陆续有来!
 
    自己杀了个五重山的,就蹦出来七重山的,杀了七重山的,就蹦出来九重山的,将九重山的打伤打跑,接着就出现好几个大圆满的……
 
    然后,接连不断的蹦出来更强的……
 
    貌似……自己只要能够一路打下去,那么对方还会源源不断的出动更强更厉害的,直到杀了自己为止!
 
    对于当前这个境况,白衣雪实在是忍不住,在最近一场剧烈的战斗之后,发动了血魂之遁,透支潜力发出超极限速度,直接找到云扬这里来。
 
    哪知道人倒霉了放屁也能砸到脚后跟;在回归的路上,居然又遇到了先前不知道为何消失了十几天的一殿秦广王……
 
    一番打斗之后,身受重伤,奄奄一息,总算是出尽手段,逃出一条小命。挣扎着到了云扬这里。
 
    “今天我必须问一个清楚明白!”白衣雪越想越觉得自己委屈,悲愤地说道:“你究竟让我闯了一个什么样子的龙潭虎穴……”
 
    没有这么玩人的!
 
    …………
 
 
------------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