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xxx  as

以你天开九窍的绝世资质不管如何

    这到底是什么烟气?竟然蕴藏又如斯神奇,如此浑厚的威能?!
 
    又为什么会出现这种事情?这绝对不是人为操控,而是上天造化之力经过了某种奇妙的巧合之后,才出现的神异现象,这是天之造化,神之玄奇。绝非人力可成!
 
    麒麟鱼王已经自化纳七彩烟气中醒过来,显然有所精进的它,高兴得在浅水中如同一匹骏马一般,冲来冲去。
 
    水花四溅。
 
    云扬敏感的发现,麒麟鱼王身上的七彩颜色,竟似又加深了少许。
 
    看来那七彩烟气对于麒麟鱼的用处,也是异常巨大的……
 
    麒麟鱼王一路带着云扬过来,然后又是高高兴兴的带着云扬一起出去;一路上,肥大的尾巴拍得水花四溅,显然是意气风发、志得意满。
 
    走到一半,云扬哈哈一笑,用手抱住鱼王的脑袋,亲昵揉了揉,随手一道生命之气输入了鱼王的身体之中。
 
    麒麟鱼王对于这份馈赠,更加是高兴地死去活来,在察觉到云扬这一次给自己的生命气息,居然比上次还要更多之后,如同跳舞一般在水中来回转起来,随着“刷”的一声,一下子便出去了数百丈,刷的一声,又回来了,刷的一声,又出去了……
 
    一人一鱼在各自欢欣的状态中,离开了莫测深渊,重新回返百丈湖的湖水范围中,而此际,云扬是真的要走了,鱼王兀自依依不舍的跟着他后面,一直跟了好久。
 
    “回去吧。”云扬拍着鱼王的脑袋,安慰道:“之后我还会再来,再会有期。”
 
    这句话倒是不假。这里有这么神奇的东西,云扬怎么会不来……就算云扬自己不来,绿绿也会缠着他经常来的。
 
    鱼王委屈的用自己硕大的七彩鱼头在云扬怀里蹭来蹭去,就像是一个撒娇的小孩,缠着不让大人离开。
 
    这份痴缠有别于绿绿的撒娇,却同样令云扬感动,再三安慰之下,鱼王这才依依不舍的停住了。
 
    在稍远处目送云扬离开,居然趴在那里,好半天都没有动弹。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云扬这次在水底奇遇,所得的委实是天大的好处,虽然他现在自己还意识不到。
 
    但岸边的寒山河和黑衣少年却显得很悲催。
 
    本来寻常鱼咬钩的阶段已经度过;怎么也该轮到那麒麟鱼出动了,可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原本再不该来犯的寻常鱼种,竟又开始一批一批的来袭。
 
    鲤鱼,草鱼,黑鱼,鲢鱼……诸如此类,等等等等。
 
    黑衣少年的鱼魂香乃是针对麒麟鱼秘制,连麒麟鱼这等鱼中王者都能吸引的饵料,对于寻常鱼种的诱惑自然更加强大,而更加要命的是,这段时间来袭的鱼种多则多矣,却连稍大点的鱼都没了,尽都是半斤左右的小鱼,前仆后继的疯狂上钩。
 
    那价值连城的鱼魂香,一共就没多少,竟然全部都喂了这些小杂鱼……
 
    一直钓到最后,鱼魂香的鱼饵已经全部使用完毕,也没有见到半条麒麟鱼的影子……
 
    这事儿……实在是……也太奇怪了!
 
    太他么的诡异了!
 
    这问题,究竟出在什么地方?
 
    ……
 
 
------------
 
第二百零四章 白衣雪找来了
 
    已知满盘皆输、希望落空的寒山河和黑衣少年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都是一阵无语。
 
    “会不会这个百丈湖里根本就没有麒麟鱼!?”黑衣少年一脸的不甘心,说出一个自己都不信的答案。
 
    寒山河皱眉不语,他对此自然也是百思不得其解,却又不愿自己糊弄自己。
 
    “但若是百丈湖里没有麒麟鱼,那凌霄醉为什么专门跑到这里来钓鱼?”
 
    黑衣少年自言自语:“据我师傅说,凌霄醉最需要的就是麒麟鱼,凡是凌霄醉驻足停留、连续垂钓的地方,必然会有麒麟鱼的存在。”
 
    “这一点是断断不会有错的。”
 
    “而我们的鱼魂香乃是门派珍制的第一宝药……比凌霄醉所用的饵料要高级得太多,更是刻意针对麒麟鱼而制……没道理他能钓上来我们却钓不上来,这没道理啊……”黑衣少年感觉自己快要崩溃了。
 
    鱼魂香的效力如斯,其珍贵程度自然同甚,无论制作材料与制作手法之难度,都绝非常人所能够想象。
 
    自己这一次带了这么多鱼魂香出来,本想着一举成就大事,收获大量的麒麟鱼,也让自己的修为来一个飞跃,不想结果却是全部喂了许多杂鱼……
 
    这要是回到门派一说,就算师父格外宠爱自己,不会当真怪罪,但,此事却必然会成为门派之中的一大笑柄,永恒笑料!
 
    “知道么,师傅的心肝宝贝古古带了鱼魂香出去,钓上来一大群小杂鱼……”
 
    “啊哈哈哈……喜闻乐见……”
 
    古古一想到那种场面,就感觉自己快疯了。
 
    “能确定凌霄醉当真有从百丈湖钓到麒麟鱼么?”寒山河轻声道:“会不会是……凌霄醉也没有钓到?”
 
    黑衣少年闻言亦为之沉默了一下,凌霄醉钓到了没钓到这还真的不清楚。
 
    这件事并没有人当真确定,毕竟,没有人敢去找凌霄醉求证此事。
 
    “若是那凌霄醉也没有钓到的话,那么这个百丈湖,或许当真就没有这种鱼……”寒山河道。
 
    黑衣少年垂首不语。
 
    “回去吧。”寒山河叹了一口气。
 
    “这麒麟鱼毕竟是天地神物,若是这么容易就能得到,恐怕……也就算不上多么珍贵了。”寒山河宽慰了一句:“以你天开九窍的绝世资质,不管如何,将来都必然是天玄大陆云端之上的超卓人物……或许,没有走这种捷径,反而是你的造化。”
 
    黑衣少年叹了口气,闷闷不乐的站起来,道:“现在也只好如此。”
 
    两人连钓鱼的鱼竿都没有收拾,直接扔在了这里不管了,既然钓不到麒麟鱼,那么,留着这些鱼竿还有何用?
 
    径自起身,叹着气缓步往回走。
 
    “关于那白衣雪的事情,我已经禀报了师门。”
 
    黑衣少年道:“我师父已经派人出来寻找这位白衣雪,此事总得向他讨一个说法。”
 
    “古古,那白衣雪可不是一般人;你师父派出的人怎么样?会不会……”
 
    寒山河提醒道:“可一定要保证万全。万不可掉以轻心。”
 
    黑衣少年古古说道:“这一次,我师父派出来的是大师兄,大师兄当年曾经与白衣雪有过一战;可算是知根知底,相信不会有什么意外发生。大帅放心。”
 
    那黑衣少年顿了一顿又道:“大帅,其实我反而对另外一件事感到诧异!”
 
    寒山河一愣:“是什么事?”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