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xxx  as

瘦削的身子笼罩在宽大的黑袍之中

 寒山河脚步顿了一下,他如何听不出来这句话之中浓重的威胁之意,淡淡道:“多谢何老关心。寒某最后再郑重说一句:这件事情,的确与寒某无关。”
 
    何汉青不再说话,恍如未闻,只是嘴角露出一丝森冷的微笑。
 
    寒山河走出何府的时候,整个人的脸色都是黑的。
 
    这种黑天的冤枉,这种莫名其妙的黑锅,怎么就从天而降,简直是匪夷所思、不可思议。
 
    但,究竟是谁,在这般算计自己?
 
    “一个早已不在其位的老儒生……居然也敢这么威胁我……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……”寒山河闭了闭眼睛,叹口气。心中想着,自己是不是要提前回国呢?
 
    这何汉青虽然不履朝堂多年,但其对玉唐皇室的影响仍旧颇为可观……若是对皇帝陛下进言两句,虽说不可能就此杀了自己,但此后也会令自己寸步难行。
 
    多了这么一个敌人在暗处觊觎,自己在玉唐再难有任何作为,再待下去全无意义。
 
    寒山河仰天长叹,他向来自诩料敌机先,算无遗策,谋定后动;但是,自从来到玉唐之后,却发现,发生的一切事情,竟全都在自己的预料之外。
 
    而自己事先准备的许多布置,尽都落到了空处!
 
    这种力道用空,或者有力难施的腻歪感觉,当真还是寒山河此生之中的首次。
 
    下意识的回过头看看何府,心想何汉青这件事,尤其让寒山河无语至极,甚至不明白到底是谁在算计自己!
 
    那些参与赌博纷扰的人,如今都已经踏上回国归途,全都在路上,寒山河此刻根本不知他们的现状。就算想找人探讨,却也没处问了。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当晚。
 
    寒山河仍旧与那黑衣少年抓着鱼竿,坐在百丈湖边,静静的垂钓。
 
    其后,那八个护卫分列在各个方位静心守护。
 
    夜色深沉,一片静谧。
 
    “古古,你确定能钓上来?”寒山河低声说道:“据说凌霄醉之前已经来到这里,且应该已经得手而去,以那麒麟鱼的习性,短时间内难有再上钩的道理吧!”
 
    黑衣少年古古黝黑的脸上乃是一片把握满满:“世事无绝对,凌霄醉之前能够得手,依凭的多半是耐心与运气,自然得一而难以得二,寻常人也确实难以再得手,然而我所用的饵料乃是我师父潜心研制了百年,专门针对这种奇鱼所秘制的特异饵料。我师父曾经在黑水湖一日之间,连续钓上来十几条麒麟鱼;这饵料的味道是麒麟鱼种无法抗拒的诱惑,绝不会失手。”
 
    “那就好。”
 
    “可惜黑水湖中的麒麟鱼,再难收获。要不然我们也不须跋山涉水跑到这里。”黑衣少年古古遗憾的说道
 
    寒山河亦遗憾道:“黑水湖从此绝了麒麟鱼一脉!”
 
    那黑衣少年古古道:“绝种倒不至于,那黑水湖尚有鱼王留存,尚有繁衍余地,只可惜那鱼王的级别是无论如何都钓不上来的,否则若能取得麒麟鱼王,胜过寻常麒麟鱼何止百倍。”
 
    寒山河道:“还有此一说……”
 
    黑衣少年古古叹口气:“师傅秘制的饵料里面,含有鱼魂香,除了鱼王之外,对于其他麒麟鱼乃是不可抗拒的致命诱惑,所以我们只需要耐心一点,无论如何,总能有麒麟鱼上钩的。”
 
    寒山河阴郁多日的脸色,终于流出了一些笑意:“那就好。等麒麟鱼到手,我们即刻返程!”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“百丈湖钓鱼?”云扬看着手中九天之令传来的消息瞪了瞪眼睛。
 
    寒山河去百丈湖钓鱼……他不远万里而来,现在却天天去钓鱼,哪有这么多的闲情逸致?
 
    不过云扬一转念间就明白过来了。
 
    百丈湖垂钓的根本目的,一定是麒麟鱼!
 
    只是没想到寒山河来玉唐的其中一大目标,竟然也是这个!
 
    云扬站起来,踱了两步,眉头紧锁。
 
    若依自己所知,以及凌霄醉当日所描述的麒麟鱼习性而言,百丈湖的麒麟鱼已经被自己钓过一次,短时间之内再无可能被其他人钩上了。
 
    但,寒山河不可能不知道这点,却还要尝试,想必另有依仗,凡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。
 
    事情真有个万一呢,那后续手尾可就长了!
 
    总而言之云扬不想让寒山河在玉唐做成任何事情。
 
    他欲成之事,就是云扬要破坏的目标!
 
    想了想,云扬身子化作一团烟雾,转眼无影无踪。
 
    唯有天空中,风声细细。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百丈湖中,一阵阵奇异的香味在水中渐次蔓延……
 
    在水深处,已经有隐隐的虹影闪动。
 
    麒麟鱼已经隐隐出动。
 
    风乍起。
 
    远方传来一声几不可闻的轻响,似乎什么东西进入了水中。
 
    寒山河皱皱眉,道:“怎地似是有人下水?”
 
    身后一个护卫躬身道:“大帅好听力,的确是另一边的岸边有人跳下水中。但彼端相隔此地足有十里地的空间,影响轻微,大帅不必过于担心。”
 
    寒山河点点头,继续垂钓。
 
    黑衣少年更显一派气定神闲,瘦削的身子笼罩在宽大的黑袍之中,整个人如同一尊雕像,竟似连呼吸声也没有了。
 
    垂钓至此,普通鱼儿疯狂咬钩的情况已经越来越少;距离上一次得手,迄今已经足足有半个时辰,浮漂没有动过了。
 
    寒山河与黑衣少年都是全神贯注,都是心里清楚地知道;这种情况,多半是水中的麒麟鱼已经开始出动。
 
    神鱼出动,凡鱼退避。
 
    换言之,距离麒麟鱼上钩的时刻,已在顷刻之间了!
 
    ……
 
 
------------
 
第二百零二章 带你去个地方!
 
    寒山河两人在屏息等待。
 
    而水面之下的云扬已经无声无息的潜入深水。
 
    如同一尾大鱼,在深水中悠悠而过,竟似比在地面上还要灵动。
 
    这非是幻觉,云扬普一入深水便即感觉到了与往日截然不同之处;自己在水底根本没有任何窒息不适的感觉,反而感觉无比安心,平安喜乐,欣喜无边。
 
    身周的所有湖水似乎都化作了自己身体的一部分;再无间隙彼此之分,自己在水中,呼吸自如,伸手投足,无不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