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xxx  as

还不至于到敢做不敢认的下作地步这件事情

 
    何汉青此际的声音倍显森冷,便如是地狱之中飘出来的阴沉沉的鬼声啾啾。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寒山河刚刚躺下午睡,还未来得及睡着,就在才刚刚开始迷糊的当口,突然间接天楼的大门被人一脚踢开。
 
    一个毫无顾忌的声音大喊道:“东玄帝国寒山河何在?!”
 
    寒山河的八大护卫同时起身,循声而往。
 
    看着走进接天楼的两个人,都是一阵愤怒:“你们是什么人?怎敢这般大呼小叫!”
 
    来人居然就这么大咧咧的叫出来寒大元帅的名字,简直是没有半点家教!
 
    门口那人冷冷道:“奉何老大人之命,请寒山河,寒大元帅过府一叙。”
 
    说着,一张名帖就递了过来。
 
    寒山河看着送进来的名帖,一阵诧异。
 
    何汉青?
 
    这位玉唐帝国的文人领袖,一代儒学宗师,怎地会无缘无故地找上自己!?
 
    而且,态度还这么的不礼貌……
 
    这件事,不但稀奇。更透着古怪!
 
    无论怎么说,对于何汉青的这次邀请,寒山河终究还是要去的。
 
    无论如何诟病对方的邀请方式,还是来下请柬的仆从,就只论对方乃是文坛巨匠,儒林领袖的这重身份,以及主动相邀的礼节,寒山河便不得不去,不去就是失礼,而且还不是寒山河一个人失礼,是整个东玄帝国失礼,毕竟寒山河现在最直接的官方身份乃是东玄帝国军方贺礼代表。
 
    然而寒山河在真正看到何汉青之后,却瞬时明白到,自己这一次竟是来错了。
 
    就算如何失礼也好,总胜过涉身险地,直面杀机!
 
    两人照面,会谈展开得很迅速,一开言,何汉青便直接进入了主题——
 
    “说来惭愧,刚才老朽这里遭人刺杀,这桩事想必寒大元帅还不知道吧?”何汉青一边沏茶,一边轻言漫语道。
 
    寒山河愣了愣:“刺杀?”
 
    事情刚发生,何汉青的人就到了客栈。
 
    寒山河毕竟是在玉唐国内,消息哪里会有这么灵通?
 
    所以,这个消息肯定是不知道的啊!
 
    但,这何老何来此一问呢?
 
    “居然有人敢刺杀何老,真是胆大包天。不知道那刺客可抓住了没有?”
 
    寒山河关切问道。
 
    以他的老辣如何听不出来何汉青的说话颇有些意味深长,更看出来何汉青的神色,似乎是并不怎么好,但寒山河就算是做梦也没有想到,这件事情竟然会是与自己有关。
 
    “抓住?哪里抓得住啊!”
 
    何汉青摇头叹息:“那刺客自恃修为高深,来行刺之时正大光明,堂皇而入,若非老朽这里有几位义士舍命维护,这才勉力保得不失,没有让那刺客将我这颗已经糊涂了的脑袋当真摘了去!”
 
    “啊?正面行刺?那刺客真真是大胆,可知那刺客身份为何,合该通报缉捕归案才是啊……”
 
    寒山河感慨道,他现在更加不明白何汉青请自己来的目的,你招惹刺客能跟我个他国元帅扯上什么关系,难不成刺客是我派的?!
 
    “缉捕?谈何容易,老朽乃一介文弱,于武修所知极浅,仅记那刺客曾自报家门,名唤白衣雪,此行与其他人无关,就只欲杀我何汉青一人,刚刚相护的那几名义士却言,此人乃是当世有数剑客,于天下剑客排行榜中名列前茅,他们能够勉力周旋,不过是侥幸而已……”何老娓娓道来。
 
    看似老眼昏花的两只眼睛,闪烁着幽幽的森冷,看着寒山河的脸。
 
    “白衣雪?当真是他?”寒山河却是一阵懵,下意识的追问一句。
 
    “寒大元帅也感意外吗?当真就是这一宛如传说中的剑中顶峰存在。”何汉青温煦的说道:“只是不知,老朽到底是如何得罪了这位高士,竟致如斯!”
 
    刷!
 
    寒山河心念转动之际,一下子就冒了出来一身冷汗。
 
 
------------
 
第二百零一章 黑锅很瓷实
 
    寒山河现在终于明白,何汉青为什么要邀请自己前来了。
 
    当真是想破了脑袋也没想到,何汉青遭遇了刺杀,而刺客居然是白衣雪,偏偏白衣雪,现在名义上可是自己的护卫……
 
    这么算下来,何汉青不找自己又要找谁?
 
    寒山河长长吸了一口气,苦笑道:“原来何老找我,真意乃是为了这个。”
 
    何汉青似乎是老眼昏花的眼睛扫了一下寒山河,和声道:“寒大元帅身边,貌似少了一个护卫。”
 
    寒山河痛快道:“白衣雪的确是当了我三天的护卫。”
 
    何汉青呵呵一笑:“那,寒大帅何以教我?”
 
    寒山河苦笑:“若我说,这事情跟我全无关系,何老信是不信?!”
 
    何汉青道:“常闻寒大帅一言九鼎,言出无悔,老朽本来是不该有疑的,若今次仅止于老朽一人性命,倒也罢了,但老朽身边的那几位义士决计不肯坐视老朽殒命,老朽亦不愿寒了义士之心,所以就妄言一句,请寒大帅拿出来一点能够让人相信的东西!”
 
    寒山河感觉头痛欲裂。
 
    他刚才那一句“信是不信”,可说是最后挣扎,就是赌注何老会忌于自己的身份,放过追问,明知对方必然追要证据,却还是想要希图个侥幸,可惜事与愿违,追究仍旧难免!
 
    “以寒帅的说法,那白衣雪乃是四天前才担任你护卫的?”何汉青道:“敢问寒帅,以白衣雪的身份地位来历,怎么会愿意充当你的护卫?”
 
    这话直指要害,以白衣雪的剑道修为,地位底蕴,莫说是元帅护卫,就算一国护法、皇室禁军统领这样的要职都不在其眼中,你寒山河这谱是不是太牛了一点呢?!
 
    寒山河苦笑:“当时他只说是受人所托,来保护我的安全……”
 
    何汉青道:“敢问是受谁所托?”
 
    “不知。”寒山河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,几乎是闭着眼睛说的,心头满满的尽是苦涩。知道自己在不知不觉之中,已经被人狠狠地摆了一道。
 
    “连谁派来的你都不知道,寒大元帅就这么放心的将人留在身边。”何汉青呵呵的一笑:“寒大帅的心,倒底是心大呢,还是宽呢?!”
 
    寒山河一阵苦笑:“我知道此言难以取信相信,但,事实就是如此,本帅并无其他佐证!”
 
    何汉青微微一笑,道:“如此看来,寒大帅是真的没有其他话要跟我说了吗?”
 
    寒山河正色说道:“何老,寒某一生,也不算是碌碌;当真做过的事情,还不至于到敢做不敢认的下作地步。这件事情,寒某的确是毫不知情。”
 
    “毫不知情……呵呵呵……”何老意味深长的笑了笑,道:“这么说,那白衣雪现在去了哪里,寒大帅也是完全不知道的了?”
 
    寒山河无力地叹了口气。
 
    现在无论如何解释,都是无济于事了。
 
    就眼前而论,事实胜于雄辩,这一口硕大的黑锅,已经是无比瓷实地扣在了自己背上!
 
    看着何老眸子里的森然冷意,寒山河心中只感觉一阵无奈,起身告辞,道:“寒某能够说的就只有这些,何老若是没有别的事情,寒某这就要告辞了。”
 
    何汉青身后的两个人眼中露出锋锐之色,淡淡道:“难道寒大帅手下人做出了这等悖逆之事,大帅就只给出这么几句不疼不痒的交代,便想着要离开吗?”
 
    寒山河深深吸了一口气,压下心中怒火,道:“难道何老今天想要将寒某留下来!?”
 
    何汉青淡淡的笑了笑:“怎会怎会,送客。”
 
    寒山河起身告辞。
 
    何汉青身子未动,就那么坐着,阴测测的说道:“不知寒大帅何时返程,万里关山,江湖风波险恶,还请一路保重。”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