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只见那何汉青并未出手顿时放了心

人人都是脸色发白!
 
    白衣雪虽然意外受创,更被地行之人掣肘,但其真实实力远在这六人之上,极限爆发之下,所收到的战果意料之中,彪悍至极!
 
    不过白衣雪现在的状态却也非是很好,首先两只脚腕,满满的一片乌青,一阵阵钻心的疼痛,时不时的从脚踝传来,而刚才极限爆发,将用来压抑之前受创的玄气也一并鼓爆,内伤也因强大冲击而更剧。
 
    情知自己已经受了重伤的白衣雪,长剑旋身而转一闪,游目四顾,显然是想要赶紧突围而去,离开当前这个诡异的是非之地。
 
    哪里想到尘烟翻滚之中,赫然又有两道人影,带着犀利的劲风悍不畏死的扑了过来。
 
    这还有没有完,居然还有俩!?
 
    更可气的是,自己一番打生打死打到现在,连那位名叫何汉青的老儒生的面儿都没见到!
 
    这他么的叫什么事啊!
 
    地面再现一阵恍如爆炸一般的翻滚,却是底下那人冲了出来,此际,却自形成了八人同时围攻白衣雪之格。
 
    白衣雪竭力运剑对抗、勉励周旋、力保不失,但前后两次受伤,何止是伤上加伤,渐渐感觉到力不从心。
 
    对方八个人的兵器,有刀,剑,枪,锤,鞭,棍,短剑,还有一条丝带!
 
    这八种不同的兵器,有长有短,有轻有重,有刚有柔,偏偏彼此之间配合得天衣无缝、默契万端,越缠斗下去,越见精妙,白衣雪心下叫苦连天不迭!
 
    恐怕真是被坑了……
 
    …………
 
 
------------
 
第二百章 白衣雪身后的人
 
    白衣雪不禁后悔,在最初接战之时,便该施展辣手,一照面就出狠招干掉一个两个,哪怕重创一二也好,便不会陷入如此恶劣的局势之中,
 
    就以这八个人的配合默契程度,就算是自己万全之时,只怕也需要一番鏖战,才能斩杀其中一个两个,乘隙遁走,绝不可能将八人全部击杀。
 
    而现在的局势却是反过来一面倒的险象环生
 
    对方八人之中,固然也有多人受伤,但他们彼此配合起来,却是如同严密无比,自己愣是找不到较弱的一环。
 
    “他么的,我这是又被坑了……”白衣雪一边竭力招架,反击,一边心中愤恨不已。那混蛋,说什么简单任务,只是让自己来杀一个老朽儒生……
 
    但这里分明就比自己见过的所有龙潭虎穴都要凶险!
 
    凶险得多!
 
    便在这时,一股更加危险的感觉油然升起。
 
    白衣雪大吼一声,一剑分出八道剑光,同时击退八人,这才转头看去。但见一个老者,满头白发,站在院子里,负手看着自己。
 
    那老者自然而然地流溢出一股伟岸如岳,深沉如海的气势,真实不虚。
 
    白衣雪直至此刻才真正的大吃一惊,因为他只是凭着这股气势的感应,就已然判断出,对方的修为居然还要在自己全盛时期之上!
 
    这人是谁?
 
    只听那老者淡淡的说道:“老朽就是何汉青本人,但不知道白衣雪白大剑客,却是为了什么要杀我?”
 
    白衣雪一颗心冰凉的往下沉。
 
    他么的!
 
    被坑了!
 
    那个小白脸果然不是个好东西。
 
    果然是小白脸没有好心眼!
 
    一个这样的……尤要超出自己极限层次之外的超逸强者,手下还带着八个强横至斯的护卫,居然让我单枪匹马的来刺杀……
 
    这他么的分明就是让老子送死么……
 
    事已至此,必须当机立断,立即离开。
 
    否则,恐怕自己就真的死在这里了。
 
    一念至此,白衣雪大吼一声,突然间整个人极速旋转而起,整个人的身子便如一只飞速旋转的陀螺,周身剑光闪烁着密密麻麻的寒芒,越来越见激烈。
 
    与此同时,雪山巅峰的寒风亦随之空前猛烈的呼啸起来。
 
    白衣雪一声长啸:“挡我者死!”
 
    声未落,人已至,白衣雪整个人宛如一道滚筒也似的匹练剑光,冲天而起,向着位于墙头位置的三个人急冲而去!
 
    是生是死,在此一举!
 
    若是这一次还冲不出去,那么自己这一回,就真的要在这里结束了!
 
    周围五个人同时大吼一声,刀枪剑锤棍同时向着那滚筒一般的匹练剑光狠狠砸落!
 
    显然是意在阻敌,消弭白衣雪剑势锋芒,
 
    白衣雪对于这五道来袭攻势全然不闪不避,方向亦是不改,长龙一般飞射而去,所有兵器,砸在这身剑合一的剑光上,只砸出来一阵水波一般的颤抖,却并未能够阻止其去势分毫。
 
    “闪开,让他走!”
 
    何汉青一皱眉,喝道。
 
    他的真实修为更在白衣雪之上,自然看得清清楚楚,白衣雪是在拼命了!
 
    若是墙头上的三个属下强行拦截,固然有很大机会能够将白衣雪截留下来,但那三个人却亦是必死无疑,且之后参与围杀的人手还得再带进去两三个,这样的损失,他,目前损失不起!
 
    而自己受了凌霄醉重创之后,一直到现在伤势沉重,只能以气势压人,目前根本不能出手。
 
    墙头上三人闷哼一声,同时向着两边分开,但手中兵器却纷纷脱手而出,以乾坤一掷之势。生生轰击在那一闪而过的剑光之上。
 
    剑光再现一阵散乱,白衣雪亦扬天喷出来一口鲜血,但,剑光走势反而更速,便如同天空中流星曳空而过,一闪而逝。
 
    转眼,天空中再复一片寂静。
 
    白衣雪在最后时刻,还回头看了一眼,只见那何汉青并未出手,顿时放了心。只要这个老头儿不出手,那么我今日活命而退的把握,就多了八成。
 
    白衣雪已经在远方消失,速度快到了便如流星赶月,八个人都知道,已经是追之不及。而且,对方真实修为远在己方任何一人之上,就算真有一两个人追上了,唯一结果也不过是给对方送菜而已。
 
    “不用追了。”
 
    何汉青叹了口气,眉头深锁。
 
    “这白衣雪已然受了重伤……最后时刻强行突围,明显是乱了方寸。”一个护卫说道:“纵然留下一条命,相信短时间之内也再难有什么作为了。”
 
    “不过,他为什么要来?矛头更是直指何老本人!”
 
    另一个护卫满脸疑惑,看着何汉青。
 
    “据说白衣雪目前乃是寒山河的贴身护卫,专门保护寒山河在玉唐的安全,举凡寒山河动作,尽都形影不离……但这位寒山河的护卫,为什么要来刺杀老大你?”又一个护卫问道。
 
    何汉青沉默了一下,道:“阿三,你持我的名帖,前去请寒山河来我这里一谈。”
 
    那阿三苦笑说道:“老大,这件事情只怕不好办,若是寒山河做的他怎么敢来?若不是他做的,他更不会来!”
 
    何汉青淡淡道:“错!不管是不是他做的,他都一定会来的!”
 
    他的眼中,有阴郁的黑气一闪,那是一股森然的杀机。
 
    淡淡道:“纵然此事不是寒山河所为,但他寒山河也一定知道,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!他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